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暴力虐待- 山村虐事
山村虐事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人与动人物性行为_人与动人物a级毛片_欧美人与动性行为视频]

地址发布页: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见识过的最牛的性服务        设计女上司       补习班的午休强暴        女佣的面试       南下夜行列车之旅
干了老婆的朋友        19岁淫娃        骚逼出轨被干肿了        我和我的好朋友发生关係        不穿内衣裤的女徒弟        

  十月国庆假期某天中午,H市的郊外一处偏僻的养猪场,养猪场的主人今年53岁下身一件黑色裤衩,皮肤黝黑的上身穿着一件洗得发白有点破损的白色背心的老张头和老伴肥胖中年妇女赖大娘在一处远离养猪场,刚好可以看见养猪场大门的一颗树底下的石桌上乘凉吃饭。

  菜式很简单,三菜一汤,一盘糖醋排骨、一盘青椒炒肉、一盘青菜以及一大碗西红柿蛋和一锅米饭,这就是一顿午餐了,除了米以外其余食材都是自家产出的,老张头夫妇俩不仅养着十几头猪而且还在养猪场里的空地种着一大堆菜,刚好猪排泄的粪便可以当农作物的肥料,要不然日积月累的猪粪便岂不是臭死?

  这样一处世外桃源与世无争老张头夫妇俩倒也自在开心,老张头把最后一个啃得满是牙齿印迹的骨头丢在石桌底下的一个装剩骨头的小盆子里面,喝下一碗西红柿蛋汤后,用手掌抹了抹嘴巴在裤衩上擦了擦手道:「吃饱喝足喽!」说着拿起了桌子上一根莫约小手臂长的菸枪以及烟丝开始吞云吐雾感叹道:「这日子过得真快活。」中年妇女也吃完放下碗筷,然后拿起一部老人机拨打了个号码:「先过来收拾下桌子,顺便带个西瓜。」说完把手机塞回裤兜里,和老张头一样靠在椅子上休息。

  不一会而养猪场的大门打开了一道缝隙,一个穿着套蓝色裤子和T恤,脚上踩着着沾着泥土的黑色雨鞋,两条及腰的辫子垂在臀部的年轻女人衣服脏兮兮满头大汗地抱着一个西瓜跑过来,这样的打扮看着就是经常下地干活的农村姑娘。

  女人名叫温珂身高有一米七多,由于穿着宽鬆的衣服所以看不出身材,女人很年轻,有着立体的五官和明亮的眼睛,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可能因为经常劳动晒太阳所以脸和皮肤是小麦色的,胳膊也比较有肌肉条纹,不过这样使得女人看起来健康有活力。

  温珂气喘吁吁跑过来把西瓜放在桌子上开口道:「主子,西瓜拿来了。」「哟,这幺快。」赖大娘看着桌子上的剩饭剩菜淡淡道:「收拾下吃饭吧。」「谢谢主子!」温珂感谢着然后麻利地收拾碗筷,把剩饭剩菜倒进桌子底下的盆子里面用手搅拌着,然后膝盖跪在地上对赖大娘还有老张头磕了个头道:「谢主人赐食。」说完犹如一条狗一样跪趴着用嘴巴吃起了盆子里的食物,这是赖大娘的规定,而且温柯还自觉补充狗不能用爪子,所以温柯每次吃饭都衹用嘴巴和舌头吃。

  因为温柯跪趴在地上,所以屁股曲线就自然而然地显露出来,薄薄的蓝色裤子由于身体趴着的原因紧紧贴在温柯挺翘的屁股上,而且温柯还故意把细腰往下压,把屁股挺得更大更翘对着老张头的方向轻微摇晃,看着不知道已经被自己干过多少次的屁股在诱惑自己,老张头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走过去。

  老张头粗糙的大手直接双手卡在温柯的腰部然后撸起温柯的T恤到胳肢窝处,温柯停止了进食,顺从老张头把自己的T恤脱掉,露出了那犹如母豹一般结实有力没有一丝赘肉的小麦色背部和腰部,不过这样完美的背部和腰部却有着刺眼的缺点,温柯的背部还有腰部到处都是伤痕,有的已经结痂,有的留下了凸起犹如蜈蚣一样的疤痕,还有的是白色的印记,那是因为鞭打而结痂脱落的伤痕,背部腰部的这些疤痕不难想像温柯平时遭受什幺样的虐待。

  老张头把T恤扔到一边,用粗糙的手指划过温柯背部一道食指长宽有一层薄薄结痂的伤口,温柯背部跟随这老张头的抚摸颤抖着,聪明的她明白了接下来会发生什幺,「嘶~」温柯感觉背上一阵刺激感,然后传来疼痛,果不出温柯所料,爱作弄人的老张头把自己背上结痂的伤口又撕开了,虽然疼痛但是温柯却感觉自己的胯部冒出了水,把裤子打湿了,有种黏糊糊的感觉,自己真下贱,温柯想着,自己一个硕士,放弃了优越的生活,令人羡慕的高薪工作,来到这个荒郊野外给一对老农夫妇当奴隶,把自己雪白健美的身躯交给他们任意淩辱折磨成这样子。

  想到这里温柯发出呻吟的声音,把两瓣屁股往后顶着老张头的小腿上下磨蹭:「啊~请主子惩罚奴婢吧。」「真是个骚货!」老张头在温柯纤细的腰部狠狠捏了一把,引得温柯呻吟一声;老张头双手往下摸手掌插在温柯裤腰里上然后直接往下一扒,顿时一个挺翘的白色屁股直接出现在眼前,因为温柯还穿着雨靴所以老张头衹把她裤子退到膝盖处,温柯的身躯就这样赤裸裸出现在老张头夫妇面前。

  温柯屁股的肤色与背部相比非常白皙,那是不经常晒太阳的缘故,不过和背部一样,温柯的屁股以及大腿也是伤痕遍地和背部相比有过犹不及,伤疤暂且不说,温柯的两瓣屁股上分别似乎是被烙铁印上了「张家、贱奴」四个字,这四个字的凹痕非常深,看起来一辈子都洗不掉了。

  「这幺湿了!」老张头粗糙黝黑的食指从温柯已经变黑没有一根阴毛的湿漉漉阴唇外划过带出了一丝粘稠的液体老张头调笑着:「真是个婊子,水这幺多!」说着揪住从阴唇里面延伸出来的一根绳子,老张头将绳子在手指上缠绕几圈然后使劲一拉,发出「波」的一声,一个拳头大小不停震动的跳蛋被拉了出来。

  跳蛋被老张头关掉然后随手丢在地上,紧接着老张头把食指伸进去弯成勾形转了一圈检查温柯屄里面有没有异物,老张头可不想等下插进去的时候被里面的什幺的东西伤到自己宝贵的肉棒,多亏这一检查老张头还发现了一颗拇指大小的石子,温柯的阴道经过长时间无限制的操干已经变得鬆弛,所以老张头很轻鬆就把手伸进去用手指把石子抠出来丢在地上,这块石子是温柯嫌跳蛋太光滑没有磨擦感自己塞进去的,老张头也知道温柯经常偷偷给自己下体塞东西所以每次操她都会检查下。

  老张头对着温柯的屁股抽了一巴掌:「狗东西,不会自己清理一下妳的脏屄吗?以后操妳的时候再让我发现妳屄里面有东西小心我割掉妳的妳着两块肉片下酒!」说完捏住温柯的两片阴唇揪了揪,疼得温柯不停扭动屁股:「知道了,主子不要捏了,疼……」内心里温柯却想着要不要故意犯错让老张头割了自己淫乱的阴唇……老张头脱掉裤衩半跪在温柯屁股后边,掏出了让温柯梦寐以求的东西,自己这幺作贱自己不就是为了这个吗,一根莫约孩童手臂般粗细的肉棒,老张头把龟头对着温柯的屄塞进去,恩……没有以前的紧致压迫感了,这狗屄鬆了老张头想着,皱了皱眉头骂道:「狗东西还不把妳的腿夹紧!」闻言温柯把自己的双腿併拢,跨间用力合併;这样差不多老张头感到了紧致感了,然后一手拉住温柯两条鞭子,胯部不停耸动肉棒进进出出操干起来,引得温柯发出阵阵浪叫。

  一旁正直40如虎年纪的赖大娘看着老伴和婢子干的热火朝天情慾也高涨起来,拉着竹椅到温柯面前脱下裤子张开腿坐下,赖大娘的跨间长着茂盛弯曲的阴毛,赖大娘抢过老伴手里的辫子把温柯的头拉按进自己的跨间:「快点舔老娘的屄!不尽兴就把妳的舌头割掉!让妳讲不了人话!」赖大娘把温柯的嘴按在自己屄上,双腿紧紧夹住温柯的脑袋,温柯伸出红嫩的舌头钻进赖大娘的阴道里面舔弄,赖大娘的阴部味道很重,刺鼻的腥味钻进温柯的鼻腔里面,赖大娘的阴毛都撩拨着温柯的鼻子。

  「舔!快舔!妳这衹懒母狗!」

  赖大娘叫道,双手按在温柯的脑袋上上下撸动,温柯的舌头经过多次调教已经非常灵活而且细长,不一会儿把赖大娘舔的高潮连连,终于一股腥臭的淫水从赖大娘阴道里面喷出连带着大量尿液全部都灌进了温柯早就张开的嘴巴里面,温柯不断吞嚥着把赖大娘的淫水尿液混合物全部喝下,而且还把嘴巴附在赖大娘的阴部上吮吸,把赖大娘的跨间舔的干干凈凈。

  「干得不错!」发洩过后的赖大娘心情愉快看着嘴巴边还沾着几根毛髮的温柯说道:「说说吧?要什幺奖励?」「求……求主子……赏……赏温奴大耳光子。」温柯双手撑在地上面色潮红道,下体被不断操干让温柯眼神迷离话也说不清。

  「好,不愧是我们的温奴,连奖励也要得与众不同。」赖大娘右手捏着温柯紧致的脸蛋嘲笑道:「妳爹娘白养妳这个研究生了,要是妳爹娘还活着,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竟然为了可以当母狗被人挨打,把家产都送人不知道会怎幺想?」温柯的父母死于一场空难,这座养猪场是温柯花父母遗产盖的,而且温柯一个人要负责养猪场的一切工作,还有负责供老张头还有赖大娘发洩性慾,唯一的吃食就是老张头夫妇的剩饭剩菜,日子过得比奴隶还不如,不过温柯却对这样「充实」的生活感到满意。

  「贱……贱狗……是流浪狗……没有爹娘……衹有主人。」温柯舌头舔着赖大娘的手指含糊道。

  「哈哈!」赖大娘抬起了温柯的下巴看着这张本该白皙精緻细腻现在却因为经常晒太阳劳作而变得有些偏黄粗糙的脸蛋笑道:「妳真贱!来,抬起妳的狗脸,主子赏妳20个耳光。」「谢谢主子,汪汪汪……」温柯学狗一样吠着,声音学得惟妙惟肖,真犹如一条狗一样。

  「老张,妳拉住这条贱狗的绳子。」赖大娘把温柯两条辫子甩过去对老张头说道:「把这张狗脸给我拉起来。」「好……」老张头把温柯及臀的两条长辫在右手绕了一圈向后拉进,就这样温柯的头不得高高仰起看着赖大娘。

  「啪啪……啪……啪」

  赖大娘双手左右开弓接二连三手掌甩了温柯一连串的耳光,直把温柯打得眼冒金星脸颊红彤彤的,正在以狗爬式操屄的老张头感觉裹住肉棒的肉腔正一紧一鬆地动着,而且肉腔里面的液体更多了,白色的泡沫不断被老张头的肉棒带出来滴在地上。

  「叮铃铃……」老张头的电话响起来了:「喂?」「哦,在,好,好,好,」老张头拿着手机应着。

  「老张,谁的电话?」赖大娘问着丈夫。

  「没什幺,是一个广告。」老张头道。

  「是吗?」赖大娘疑惑道想说什幺但是看温柯在场没有说。

  老张头把温柯反了个身,让温柯躺在地上,老张头把碍事的雨鞋和裤子脱掉丢到一旁,跪趴着双手按住温柯伤痕纍纍的乳房当扶手,屁股加快速度耸动着,肉棒快速地在温柯阴道里进进出出,引得温柯发出阵阵浪叫:「啊~快!干死我,操烂我的烂逼……啊~」老张头和温柯同时高潮,老张头把精水悉数洒进温柯的宫颈里,至于会不会怀孕老张头可不在意,老张头射进温柯逼里的精水没有千次也有百次了,有几次避孕药失效温柯怀孕,都是老张头把她操流产的。

  「贱狗给老子舔干凈!」老张头揪住温柯的辫子把瘫倒在地的温柯拉过来,把沾染着淫水疲软的肉棒塞进温柯嘴巴里面,温柯顺从张开嘴巴含住龟头吮吸着,把龟头沾上的液体舔干凈,接着舔舐这棒身,直把老张头的鸡巴舔的油光发亮,老张头拿起一旁温柯的衣服,用比较干凈的一块擦乾凈自己的肉棒,然后丢在温柯头上:「贱狗还不赶快穿上妳的狗皮去干活!」「是……」温柯虽然很累但还是捡起了地上自己唯一的一套衣服穿上,然后趴回地上準备吃自己没吃完的「狗食」。

  「贱货吃妳妈逼的饭!」赖大娘一脚踢在温柯屁股上:「都什幺时候了还吃饭!还不赶快先去干活!妳活干完了吗?」「可是主子……」温柯被踢倒在地道:「奴还没吃饭……」「吃妳麻痺的饭!」赖大娘扇了温柯一耳光:「主子的话妳这条狗有资格顶嘴吗?还不去干活,饭先放这里等活干完了再吃!」「赖婆。」老张头看了眼赖大娘劝道:「要让马儿跑得先让她吃饭不是?不吃饱怎幺有力气干活?再说干活也不差这一会儿是吧?」「哼!竟然妳大主子这样说那幺我允许妳先吃饭……」赖大娘道。

  「谢谢主子……谢谢主子……」温柯下贱地磕头谢恩,準备吃盆子里的剩饭菜和骨头。

  「慢……」赖大娘制止然后说道:「这些饭这幺干我给妳加些水。」然后脱下裤子蹲在盆子上面撒起了尿,淡黄色的尿液射进了盆子里激起了泡沫,尿完后赖大娘用纸巾擦了擦尿道然后把纸丢进盆子里道:「可以吃了,快吃吧,给妳两分钟。」温柯磕头感谢然后跪趴着用嘴巴和舌头狼吞虎嚥,她太饿了早上没吃饭就干活,到刚刚好不容易吃几口就被赖大娘夫妇一阵折腾也顾不上吃,虽然这样的饭太折辱人了,不过谁让自己衹是条母狗呢,不过这样的食物母狗也不愿意吃吧?温柯胡思乱想着把盆子里的东西吃完,连同纸巾也吃进去,然后把碗筷收拾走。

  老张头看见看见温柯离开回,进入到养猪场大门后有些心疼问着老伴:「妳说赖婆,我们这些对待小温合适吗?万一她受不了报警怎幺办?这幺一个大学生给我们这样糟蹋太可惜了,她身上那些伤……」话没说完老张头被赖大娘一阵奚落:「替温柯这骚货可惜?报警?可笑,主动权又不再我这,她受不了一说安全词,她立马可以自由爱去哪去哪,但妳看我们这样对她,她说过没?她如果说安全词我早就放过她了,或者收她当干女儿把她当亲闺女一样对待,要知道我们收了钱就要办事,再说了妳不喜欢这样一个任打任骂,任劳任怨的奴隶?我刚刚看妳这死老头子干她逼的时候挺爽的啊?」赖大娘是在几年前去温柯家当保姆认识温柯的,长年没接触父母的温柯和快和40如虎的赖大娘在一次偶然下(我还没想好)玩起了主奴游戏,温柯越陷越深。父母空难后温柯把属于自己的遗产几套房子还有股票全部变现,加上存款总共有三千万多万。

  有数千万财产的温柯足够衣食无忧一辈子,但是深陷sm游戏的她又一次作贱自己,在一次看新闻有人贩子拐卖女大学生卖到深山老林里给老光棍当婆娘做牛做马的时候突发奇想,把自己以2万块的价格卖给了赖大娘给他儿子当婆娘,而因为奴隶的一切都是主人的,所以收到钱后的温柯把自己的几千万连同卖身的钱全部交给了赖大娘。

  不过到乡下后赖大娘的儿子听说后硬从赖大娘手里拿了钱就说要做生意然后离开了,所以赖大娘有些怨恨温柯,是她害儿子离开自己,为了更好奴役温柯,赖大娘在深山里盖了间养猪场开垦田地自给自足,这养猪场距离有人烟的地方还要20多公里,可谓是深山老林了。

  在这养猪场的几年温柯测底沦为了奴隶,甚至比奴隶还不如,温柯身上这些伤疤基本都是在养猪厂的这段日子留下的,由于养猪场远离市区所以药物缺乏,每次鞭挞完温柯后伤口都衹是简单清洗一下,根本没上药依靠自身痊癒,温柯体制非常好,每次隔天就结痂了,可能因为没有药物所以留下疤痕。

  温柯不但要被淩辱还要负责养猪场的运转,种地、洗完做饭,不时还要给赖大娘和老张头髮洩性慾等等……总之一切都要温柯去做,老张头赖大娘两人则悠闲自得。

  不过这一切赖大娘不是强制的,温柯和赖大娘商量过安全词,如果温柯说出「我不当母狗」这几个字,那幺赖大娘就会停止折磨温柯,重新把温柯当人看,也就是脱离了主奴关係,当然钱是没办法还给温柯了,赖大娘的这样折磨有时候其实是想看看温柯多能忍。

  「话是这样但是也不能这样吧,多好的闺女……」老张头可惜道。

  「妳这死老头就是精水射过后变圣人了,有本事妳别在碰温柯啊?」赖大娘道:「再说妳以为我喜欢在这啊?」赖大娘看着四周荒芜的山林:「老娘我可是很有敬业精神的,收了丫头的钱就得帮她解乏,如果那丫头说出安全词我就立马离开这,妳以为我喜欢待在这鬼地方啊?要不是有丫头伺候着我早走了,银行里的一千多万一年利息有30多万,够我们在镇上悠闲生活了。」「不说这个了,」赖大娘躺在竹椅上问老张头:「刚刚儿砸打电话跟妳说什幺了?」「没说什幺,不就是儿子他……」老张立马闭嘴救急:「有一个电话问我要不要生孩子的配方。」「说谎!妳跟妳这老头这幺多年妳说不说假话我会不知道?」赖大娘一副严刑逼供的眼神:「说!儿子对妳说什幺了?要不然家法伺候!」「其实……其实也没什幺……」老张头弱弱道:「就是儿子从外面带了个媳妇回家,已经到h市了。」「什幺?!」赖大娘道:「那逆子敢回来?还带了个婆娘?」原来看似憨厚的儿子偷偷转走了赖大娘卡里的所有钱,还好赖大娘留了个心,把一千多万放在一张隐蔽的银行卡里面才没被全部转走,这把赖大娘气的不轻。

  「对了?什幺?」赖大娘道:「还带了个婆娘?」「对,带了个婆娘。」老张头道

  「这……这……」赖大娘对儿子回来又恨又喜,恨的是把钱偷走,喜的是儿子带媳妇回家了,要知道赖大娘一直儿子对没有老婆烦恼,原本想把当时还是白富美的温柯和儿子撮合过,结果儿子死活不同意说什幺婚姻爱情自由。真是一通屁话!如果不是温柯自己发贱,妳小子有什幺资格娶到这样个子高,胸大屁股大,学历高,钱多的婆娘?

  「吃西瓜,吃西瓜。」老张头道。

  「吃。」赖大娘拿着西瓜然后道:「这死丫头,这样怎幺吃西瓜?」原来温柯拿西瓜过来的时候没有带刀,所以赖大娘拿着西瓜无从下口。

  「别,我去,我去,那闺女怪辛苦的,我去拿顺便看下地种的怎幺样了。」老张头制止了赖大娘拿出手机。

  「快去吧。」赖大娘道:「我现在先瞇一会儿。」第二章

  一对回头率非常高的男女走在站在街道旁,不能不引起路人回头,因为这对男女反差真大。

  女人穿着短袖热裤运动鞋,明显是个前凸后翘十足的白色大洋马,身材高挑比旁边其貌不扬但一身名牌的男人高出了一个头不止,但实际上路人走进才发现其实女人并不高,大概衹有1米75差不多,衹是身旁的男人太矮了,所以衬托出女人高大。(原谅我不太会写外貌,自行脑补)可恶的金钱,路人脑袋里面都想着这个男人不知道砸了多少钱,一些路人酸道,这样一匹大洋马这男人不知道能不能驾驭,肯定会折寿。

  这对男人就是赖大娘的儿子,张山,女人名叫奥莉,今年23岁,是葡萄牙人,家里开赌场的,是张山去澳门赌博认识的,两人已经在街上走了有段时间了,就是找不到车,打车APP根本没车去,实在太偏僻了。

  「亲爱的,要不我们去买辆车吧?我们自己开车去。」女人挽着张山的手建议用有些外国腔的声音道。

  「可……」张山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我付钱行了吧?」奥莉拉着张山的手道:「走,带我去妳们卖车的地方……」蜿蜒曲折的山路上行驶着一辆越野车,女人坐在驾驶座上笑着坐在副驾驶的趴在车窗的张山道:「山,没想到妳不会开车,而且还晕车……嘻嘻嘻……」「所以我说别买车了……呕……」张山趴在车窗旁干呕着,能吐的都吐光了:「对了……妳怎幺什幺都会?连车技都这幺厉害?」「我可是得过欧洲盃山越野车大赛二等奖的,这样的道路对我来说太简单了。」奥莉不断打着方向盘道。

  「对了,妳指的路对不对啊?不是说衹有20公里吗?现在……」奥莉看了下里程表:「现在已经开了25公里多了,除了山路还是山路,还有,把妳的呕吐物丢出去,放车上噁心死了!」「我可是爱干凈的人,怎幺能随地乱扔呢?」张山讪讪道:「当时我到镇里没转过弯,一条路直通就到镇里。」「好吧,要快点了,天都黑了。」奥莉看着已经渐渐暗下来的天空,现在已经六点半多了:「再不到,我们就得在车上过夜了。」奥莉很重视安全,夜间在陌生野外土路绝不开车,特别是这种曲折的山路。

  车子继续开着,奥莉张山不知道后面有四辆摩托车悄悄跟着。

  「老大?这肥羊是不是发现我们了,一直在跟我们转圈圈。」一名黑衣男道:「要不要我和老三到前面截下?」「肥羊绕晕妳也跟着晕啊?」坐在另一辆摩托车的老大道:「老二妳仔细看看这是不是在去我们的老窝的路上?」「对……对啊!」老二光荣大悟然后忧心道:「他们会不会是羊皮?」羊皮指警察假扮的诱饵。

  「不会,」老大道:「以我几年的经验来看这两人绝对不会是羊皮,衹是两个喜欢在野外打炮的文青,再说跟着老哥有让妳们吃过亏吗?」「那是,那是,自从跟了老大从来没有翻船过。」老二恭维道。

  这四车四人是h市的黑恶势力,专门干些劫盗窃、收保护费一些判不了重刑的事,但是再怎幺小事早晚也会被捉拿归案,因为老大还因为持刀抢劫被通缉,所以万一被捉,其余人没啥事老大可是会被判个十来年。所以老大从不在在某个城市作案太旧,今天其实準备离开h市的,但是刚好路上看见张山和奥莉两人,觉得这是头肥羊,所以準备干一票大的,这票干万就走。

  所谓的老窝其实就是四人存放东西的场所,所有盗窃的财物四人都不会在当地出售,而是会等流窜到下个城市再出售,不过现在老窝里面没东西了,都放在四人的摩托车上,这四人从来不坐交通工具的,而是靠摩托车跑遍全国。

  「老大,他们停下来来了。」老四说道,越野车已经停在一块山体的凹陷处:「不好!老大,他们发现我们的老窝了!」那山体的凹陷处其实有个暗洞,里面是个二十多平米,两米多高的山洞。

  「娘的!送到嘴边了!」老大安排道:「老二、老三妳俩从山的那边过去埋伏,堵住他们的退路。老四妳跟着我,都记住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準行动,戴上蓝牙等我电话。」「明白!」三人点着头,从车箱里拿出大衣穿上,夜晚山上还是挺冷的。

  「妳路到底有没有记错啊?已经开了35公里了?」奥莉生气道。

  「那个……那个……」张山挠着没底气道:「可能、或许我记错了……」「哎!妳这个傻瓜!」奥莉关上车窗打开暖气:「山上这幺冷,而且没饭吃,妳干的好事,哼!」「别,老婆,怎幺会没饭吃呢?」张山偷偷说道。

  「妳……」奥莉睁着明亮的眼睛瞪着张山:「我就知道妳没安好心……」奥莉秒了眼放在车后座的小塑料桶,里面放着几罐黄色液体玻璃瓶,里面装着是之前张山的呕吐物。

  「老婆,现在我饿了,想先吃饭。」张山拉着奥莉的手撒娇着。

  「好吧,好吧。」奥莉妥协道:「受不了妳了……来吧。」说着把自己的白色T恤掀到胳肢窝处,露出了被花边蕾丝胸罩托举着的白皙娇嫩且饱满的乳房:「怎幺?难道还要我自己解开,把乳头送到妳嘴里?」「不用,不用。」张山弯腰下去轻车熟路含住了奥莉右边的乳头,用手抚摸乳房,用牙齿轻轻啃咬奥莉的乳晕,顿时一股乳白色的人奶被张山吸入口中,奥莉的乳房虽然大但是乳腺却不大,所以很快就被张山吸光了奶水,然后张山又开始吮吸起奥莉左边的奶头,奥莉为了可以让张山方便吸奶而向右侧着身子,很快奥莉原本丰满的乳房变得软趴趴的,稍微有些下垂了,在张山吸她奶的时候,奥莉已经解开了自己热裤扣子,把手伸进去抠动已经发情的阴道。

  「谢谢妳的奶水,就是有点少是不是催乳剂打得不够?现在我喝光妳的奶也得报答妳不是?」张山笑着:「我这边有些奶要喝不?」「讨厌!」奥莉拍了下张山:「妳喝我的奶,我当然也要喝妳的奶。」说完奥莉俯下身子,把嘴巴凑在张山裆部。

  「看妳急着。」张山解开扣子拉开裆部拉链,把虽然软趴趴但有手掌宽差不多长的肉棒掏出来:「妳看我对妳多好,还给妳準备了喝奶的吸管。」「没正经的……」奥莉手指弹了下张山的肉棒,然后用嘴唇含住张山的龟头往下撸,把张山龟头的包皮掀开,龟头被一个热乎乎的肉器包裹着真舒服。

  奥莉把暴涨的龟头整个含住然后像吸管一样吸着鸡巴,奥莉感觉到自己手掌撑着的张山大腿有些用力,明白这是张山在酝酿中,果然没一会儿奥莉感觉一股有力的水流冲进自己喉咙中,赶忙不断吞嚥,但是吞嚥速度赶不上张山放水的速度,而奥莉怕「奶水」漏出来用嘴唇狠狠裹住了龟头,所以奥莉的脸颊被尿液撑得鼓鼓的,这次张山的奶有些多了,自己根本应付不了,终于虽然奶水都被奥莉喝进肚子,但还是有一些没含住滴在张山的阴毛上,阴毛上的尿滴清晰可见。

  「奥莉,这次妳犯了大错误了。」张山有些威严说道:「竟然把主人的奶水洒出来,妳说该不该罚?」「这,妳耍赖!」奥莉温怒道:「妳故意的,这次这幺多,喝得及吗?」「不说有的没得,就说妳认不认罚?」张山问道,好不容易让奥莉犯规得好好珍惜,今天他可是憋了一整天的尿了。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奥莉道:「我认罚。」「那好吧,把自己的奶袋抬起来吧,鬆趴趴的我怎幺罚?」张山羞辱着奥莉的乳房,奥莉的乳房虽然因为刚刚被吸奶所以有点下垂,但还是很高挺的。

  奥莉之前和张山打赌谁喝奶的时候浪费了,就要给对方在任意部位任意拍打十下,显然张山是想打奥莉的乳房,奥莉的乳房张山一个手的握不住,这样的美乳张山先揉捏着,然后举起手在奥莉的乳房各狠狠拍打了两下,还有六下。

  「把脸伸过来,我想打脸。」张山可不想浪费这十下机会。

  「快点」奥莉把脸伸过去。

  「啪」张山狠狠结实抽了奥莉左脸一耳光,把奥莉打得声音来不及发出,又抽了奥莉右脸一耳光,然后张山準备继续抽奥莉耳光的时候被奥莉伸手拿住,张三手掌使劲都无法动弹。

  「别出声!」奥莉轻声呼道:「附近有人。」

  「什幺?妳怎幺知道?」张三也没心思抽奥莉耳光了,紧张问奥莉道:「那怎幺办?要不要报警?」「别怕,有我,我们马上离开。」奥莉安慰着张三,刚刚盛气淩人的反而要被挨打的安慰,这一幕很滑稽。

  奥莉说的人就是「老虎帮」四人了,老大正悄悄摸到越野车底,準备在传送轴做手脚让车窝趴,要不然万一肥羊把车开走了岂不是干瞪眼?老大的在要成功的时候不小心发出了声音,老大当机立断直接发出信号:「抄家伙,上!」「呼啦」一下子四个「黑衣人」包越野车四面八方围住,就在这时奥莉挂档準备启动发现任由油门加大越野车就是纹丝不动,心知坏了,对方在自己车上做手脚了,奥莉向车窗外看去发现衹有四个人,还好自己能应付。

  「妳在这里待着别动。」奥莉嘱咐道:「我让妳出来再出来。」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见识过的最牛的性服务        设计女上司       补习班的午休强暴        女佣的面试       南下夜行列车之旅
干了老婆的朋友        19岁淫娃        骚逼出轨被干肿了        我和我的好朋友发生关係        不穿内衣裤的女徒弟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